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在英国与女王相遇
在英国与女王相遇

作者:祝羽捷 摘自:微信公众号“祝羽捷”

当我走过伦敦街头一家普通礼品店的橱窗时,看到一排排马卡龙色的女王玩偶。玩偶一只手拎着皮包,另一只手靠太阳能发电摇摆着,仿佛在向民众致意。

我突然意识到,在英国,真正的代言人绝非007,也不是帕丁顿熊,更不是英国球星,而是民众爱戴的伊丽莎白二世女王。

到现在为止,我已经见过女王两次了。

第一次是在女王的90岁生日庆典上。女王有两个生日,4月21日是女王的实际生日,一般她只与家人同庆。

第二个生日则俨然是一场盛大的公众活动。国王乔治二世和爱德华七世,都曾经把官方生日庆典设置在风和日丽的6月,目的是不让自己的子民出门挨冻。每年6月的一个星期六被选为伊丽莎白二世的官方生日,生日的常规活动是皇家军队阅兵仪式。

女王90岁大寿时,哈利王子还没有娶妻,怀揣着梦想的女孩不计其数,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就在其中。女王生日那天,她起了一个大早去占位——在白金汉宫前占据有利位置,只为近距离目睹心上人。

沾了她的光,我挤进前来参加庆典的人群。人们的着装不乏奇装异服,脸上涂抹着国旗图案,身边的人都在窃窃私语,猜测着“彩虹女王”今天着装的颜色。

“咚”的一声,一位女士栽倒在地。医务人员的反应速度很快,一分钟之内赶到现场。6月的晴朗天气对一些英国人来说已然是难熬的夏天,这位女士中暑了。

皇家军队阅兵仪式开始后,皇家的马车队伍缓缓进入白金汉宫前的林荫大道。黑色的传统马车上,坐着不同的王室成员,他们一一向大家挥手致敬。尽管我们的位置极佳,但我还是担心看不到女王。没想到她穿着接近荧光的翠绿色礼服出现了,绝对是最抢眼的一位。

女王一现身,立刻人声鼎沸,人们挥动着米字旗,像是英超的球队刚刚进了一球。

皇家骑兵队最神气,每匹马都高大英俊,马屁股宽大圆润。马过留痕,走过之后是大坨大坨的粪便。不得不佩服英国人的经验和组织能力,立刻跟上去的就是扫地车,它们迅速吸走了马的粪便,洒水、刷洗,一气呵成。

站在白金汉宫阳台上的王室成员再次向民众挥手,跟大家一起观看皇家空军进行的飞行表演。

议会广场两侧除了悬挂英国米字旗,还悬挂着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英联邦国家的国旗,彰显女王依然是这些英联邦国家名义上的元首,提醒着大英帝国昔日的辉煌。

给女王过生日,绝对是英国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。

我第二次见到女王,是在英国皇家赛马会上。赛马一直是英国贵族最喜欢的社交活动之一,从1768年开始举办,不过到现在,已经成了贵族和平民共同的娱乐活动。

女王自1952年起,每年必出席皇家赛马会,绝对是“骨灰级”爱好者,届时她的马匹也会参赛。不过对我们来说,喜欢赛马那天的节日气氛多过赛马本身。

这天跟参加女王生日不同,绝对不会有穿奇装异服的人现身,严格的着装要求也是这个活动的一大亮点。

男士一定要穿黑色礼服、打领结、戴礼帽,女士可以穿得花枝招展,但不可以太暴露,最重要的是要佩戴一顶极具个性的礼帽。

进场前要排队过安检,场外还有携枪警察、消防车,因为场内有王室,必须加强安保措施。

王室的马车队进场了。最前面一辆里坐着的就是女王,之后凯特王妃和威廉王子等王室成员一一经过。那天我们一边喝酒,一边跟女王一起赌马。

在英国,很多地方都会在宣传上勾连上王室,以显得自己尊贵。特别是女王到过的地方,和女王有关的产品,像是被“开了光”,例如“女王最喜欢喝的茶”“女王常常去的书店”。

女王经常出现的地方当然就是邂逅她概率最高的地方。白金汉宫、温莎城堡、爱丁堡的荷里路德宫都是女王的行宫,女王居住时间最多的地方还数温莎城堡。

看到城堡上空升起王室的旗帜,就知道女王在家了。如果看见车队,一定要注意,那个对你挥手的老奶奶,很有可能就是女王。

爱花卉的女王还常常参加切尔西花展;温莎城堡旁边的汉堡店,很有可能就是女王晚上肚子饿时跑去偷吃“垃圾食品”的那家;位于皮卡迪利大街的哈查兹书店,创立于1797年,不但是英国最古老的书店之一,还是女王的御用书店。

想要近距离接触女王,还可以参加王室的婚礼,不过女王的两个孙子都已经娶妻。

无论从事商业、政治、经济、建筑、娱乐、时尚、体育……只要做出骄人的成绩,就有机会被女王授勋。

英国每年受封的有2000多人,“憨豆先生”、贝克·汉姆、“卷福”等都曾接受过女王亲手戴上的勋章。

在见女王之前,请温习一下基本礼仪:和女王聊天时,请不要问她任何和她个人生活有关的事情。

伊麗莎白二世女王如今已经90多岁了,成为英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。

1952年,父亲乔治六世在睡梦中溘然长逝,她临危受命,登基的时候只有26岁。她立下誓言:“我谨此宣布,我的一生,无论是长是短,都将奉献给人民和国家。”

她的长子查尔斯王子,作为第一王位继承人,也相应成为待位时间最长的王储。也许正是因为还在待位,他每次跟随女王出门时都显得像一个“妈宝”。

也有人说,女王就是不想让儿子当上国王胡闹,才特意不退位的,能拖一天是一天。

2018年夏天,是英国10年来最炎热的一个夏天。特朗普在7月访英,竟然迟到,让女王等了足足12分钟。特朗普夫妻不但没有行礼,特朗普还在阅兵式上挡住女王的步伐。

看直播的英国人气得简直要炸裂了,骂特朗普是“粗鲁的乡巴佬”。随即,伦敦反特朗普游行的人数惊人,有10万多人。除了本来就存在的反对者,也有女王的捍卫者加入。

其实女王的信誉并非没有受到过挑战,最严峻的考验就在她对待戴安娜王妃的态度上。离婚后的戴安娜无论是新恋情还是做慈善,都吸引了太多媒体的目光,民众越是支持戴安娜,就意味著越会与王室的利益产生冲突——戴安娜成了不循规蹈矩、与旧习俗抗争的化身。

女王永远高高在上,不流露私人情感。当人们期待她在戴安娜去世的悲痛中说点什么的时候,女王选择了沉默,什么也不做。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在回忆录中写道:“没有下半旗,是因为黛安娜严格来说已经不再是王室成员了。”一切都严格照着规矩办,王室却没想到“规矩”点燃了民众的怒火,他们质疑女王的冷酷。

布莱尔也从个人角度谈到他眼里女王的真实样子:“真诚,不造作,处事不耍计,不被事态牵着走,当她与民众有不同看法时,她宁可选择沉默,也不去扮演大家想要看到的样子。”

最后,女王做出一些让步,在葬礼前发表了个人演讲,化解了这次信誉危机。

“如果展露人的脆弱,王室的神秘感就会减退和消亡。”这一直是王室深信不疑的真理。

女王的高贵和克制,来自从小的训练——对自我情感的隐藏。

虽然英国王室早已没有真正的政治权力,可女王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英国政局的人。

现任英国首相特雷莎·梅是伊丽莎白二世在位期间的第13任首相。女王是每一任首相的最佳顾问,也常以国家元首的身份进行亲善访问,为英国改善国际关系发挥巨大作用。

英国王室之所以能受到爱戴,也因王室早已不代表精英的利益,而是为人民发声,同时也映射着人们对国家昔日辉煌的怀旧情绪。

最近女王悄悄在伦敦的圣保罗教堂彩排了自己的葬礼,还模拟了驾崩后为期10天的全国哀悼日。

女王从来就不是在扮演自己,而是英国形象的化身,她为国民提供了效忠的具体对象。几乎没有失礼过的女王,要把葬礼的每个细节都牢牢把控在自己手上,连死亡也要为英国尽最后一份力。

(洛奇狮摘自微信公众号“祝羽捷”)

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

如东圣铭专业设计服务部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如东经济开发区庐山路99号2号楼121-2室